史俊棠回忆录 海峡两岸的紫砂情

史俊棠: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初,我有幸在宜兴紫砂工艺二厂工作。一开始,香港的四大客户海洋公司、锦锋公司、英泰公司、双鱼公司只到宜兴紫砂工艺厂采购紫砂壶,说是拿到香港后基本上是销往台湾,因为当时的台湾与大陆既不通航,也不通商,更不用说人员的往来了,然而,较大陆要早兴起的茶文化热,却让台湾人十分青睐宜兴的紫砂壶。
至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两岸关系渐渐解冻,在经贸往来方面,大陆首先在福建的福州、厦门、平潭等沿海城市设立了对台小额贸易区,台商可以通过这些地方与大陆做生意。于是,这些地方就派人来宜兴采购紫砂茶壶,运回去转售给台湾商人。当时紫砂厂人才济济,所产的茶壶产品几乎被香港的四大客商全部包销,其他客商要想插进去买壶非常困难,只能来到一墙之隔的紫砂二厂寻找紫砂壶货源。随着两岸关系慢慢松动,台商可以来大陆了,由于之前通过福建沿海的对台小额贸易,一些台商对紫砂二厂的情况已有所了解,所以最先来宜兴的台商,几乎都来紫砂二厂买茶壶,甚至还有台湾新竹的黄熙晃专门赶来要拜徐汉棠为师,此事让媒体知道后,还在新华社的《参考消息》作了报道。所以在这段时间内,我们结识了大批台湾来的紫砂商人,高雄的施教涤、吕政雄夫妇、黄金盛夫妇、吕居财、董鼎州等台湾客人,几乎每月要来厂里进货。由于经常往返于两岸,施教涤还娶了一位上海姑娘小惠为妻,小惠嫁到台湾后,在高雄开了上海煎包店,成为大陆嫁台女中的创业模范。徐秀棠来紫砂二厂创办雕塑分厂后,台中的阿明(李垂明)几乎包销了所有的紫砂雕塑产品。1991年,宜兴紫砂工艺二厂有机会单独去香港中艺公司搞展览,所有展品让以上几位台商全都分掉了,至今,我都非常感激他们。还有一位台商陈春芳,一开始奔走于两岸做紫砂生意,后来定居南通,继续他的茶文化、紫砂文化推广,去年还邀请我去南通,不仅嘱我为他发起成立的南通市紫砂文化促进会写了会牌,还聘任我为名誉会长。

我在接触香港四大客户时,也从他们嘴里听到一些台湾紫砂收藏家和经销商的名字,比如王度、李佑仁、赖正男等等,宜兴紫砂壶在台湾岛内风靡一时,与这些人的推动不无关系。后来台湾还出了许多紫砂刊物,例如《紫玉金砂》《壶中天地》等等。像季野先生、赵宽仁先生、赖政雄先生、赖杰诚先生,包括天仁茗茶的李瑞河先生,日盛集团的陈国和先生,成阳基金会的麦宽成、宋信德先生,他们都在弘扬推介宜兴紫砂上鼎立相助。宋哲三先生更是在采访顾景舟后,用他所拍摄的影像资料,回台湾利用各种培训班宣传弘扬宜兴紫砂。台南的黄正雄先生,一直身居高位,却特别喜爱紫砂壶,家中藏壶数千把,1999年9月21日大地震把他一把顾绍培的《高风亮节》壶震裂后,他用数百个纯金钉,沿着壶身裂纹一一锔好,一时成为紫砂壶收藏界美谈。

1987年,四大公司之一的海洋公司在香港举办展览,我随江苏省陶瓷进出口公司组团首次赴港。就在这次访港中,领略了台湾藏家、商人对宜兴紫砂壶的如痴如狂,所有参展的作品在结束时,只能以抓阄的方式进行分配。也就是这一次,让我认识了赖正男等台湾的紫砂壶大佬。

随着两岸逐渐开放,台湾客商直接来宜兴的越来越多,香港四大客户的作用日渐式微,以致陆续退出紫砂江湖,紫砂工艺厂也开始直接结交许多台湾客商。当时,大量的紫砂壶销往台湾,因此名人名作之说也是源于台湾,并且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就有台湾藏家评出“亚洲四小龙”(指制壶艺人)。大量的宜兴紫砂作品集也由台湾印刷出版,通过传播,极大地提高了宜兴紫砂在东南亚乃至世界华人圈里的知名度。1989年,我随中国贸易促进会赴美国洛杉矶参加中国商品展览,一对素不相识的台湾父女在参观展览时,见我是江苏宜兴来展出紫砂壶的,非要请我去餐馆吃饭,可见宜兴紫砂在台湾乃至世界华人心中的地位。
由于紫砂工艺二厂在台湾的朋友既结识得早又多,台北兰亭茶艺公司吕金燕小姐在1991年率先邀请我和徐汉棠、徐秀棠三人访台。因1992年5月份我已到丁蜀镇政府工作,作为政府官员,当时是不能去台湾的,于是,徐氏两兄弟作为宜兴紫砂业人士,首次踏上宝岛台湾,受到了台湾各地紫砂爱好者的盛情款待。1993年,一代宗师、壶艺泰斗顾景舟应邀访台,更是掀起了台湾岛内的紫砂热。顾老的台湾之行已成为佳话,成为美谈,在紫砂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之笔,之前已在媒体上作过大量报道,这里不再累述。
2000年,市水泥行业协会(我当时兼任会长)以江苏省建材行业考察团的名义访问台湾,这也是我首次赴台。因在紫砂二厂当厂长时认识很多台湾朋友,所以到了台湾后,从台北、台中、台南到高雄,一路上都有朋友探望、接待,作为手礼的高山茶、凤梨酥、金门高梁酒送来许多,只能让团组成员一一分享带回家。由于时间有限,轮不到请客的还很有意见。自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台湾由于市场空间小,一下子壶商壶店风起云涌,所以紫砂销售很快出现低潮,大多数壶商因库存积压、货款难收而纷纷改行。我去台湾时,宝岛已不再有紫砂热,老朋友相见只是叙叙旧,温温情,我的心情也和他们一样,为台湾紫砂市场的低迷而惋惜。回来后我写了一篇《访台补记》(已收录拙著《永远的陶都》),其中有一段较为详细的叙述。

台湾宜兴紫砂壶

之后,我又陆续去了几趟台湾,受到黄正雄先生、台南侯隆兴先生、麦宽成先生、陈国和先生的热情款待。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先生不仅在阳羡名陶苑开业之时亲自给李爱林写来贺信,我们去南湾时,还专门委托秦金生秘书长招待我们。2013年,“陶都风——宜兴紫砂艺术展”在台北历史博物馆隆重举办,此事更是受到了黄正雄先生的鼎力相助,从联系展馆到展品入台、支付海关押金、嘉宾邀请(特别请来国民党原主席连战先生到场讲话),以及我们赴台人员的食宿安排、观光行程,无不倾注了他的心血。
在这里还要着重提一下位于台北市建国路的唐人工艺出版社的黄健亮、黄怡嘉夫妇俩,他们几十年来为弘扬中华茶文化、宜兴紫砂文化而奔走于两岸,编著出版了大量的紫砂文化作品集、专著,尤其对宜兴紫砂的历史,老一辈紫砂艺人及其作品,作了不懈的探索和评析,黄健亮先生也成为名副其实的紫砂文化学者。不管台湾的紫砂市场如何风云变幻,他们夫妻俩始终没有放弃,真可谓“不忘初心”,至今仍在紫砂文化领域孜孜以求,佳作不断。宜兴的紫砂人去访台,他们总会热情接待,2013年“陶都风——宜兴紫砂艺术台北展”,同样倾注了他们夫妻俩的大量心血。

2015年的第八届中国宜兴国际陶瓷文化艺术节,恰逢顾景舟百年诞辰,在大陆我们举办了一系列的纪念活动。鉴于顾老生前在台湾的影响,我们决定在台湾也搞一次“百年景舟纪念活动”,这一想法得到了台湾多位老朋友的赞同。当然还是主要依赖黄正雄先生的人脉关系和影响力,因为他兼任了大叶大学董事长一职。9月19日,一场“百年景舟——壶艺宗师顾景舟纪念音乐会”在大叶大学隆重举办,时任国民党副主席的黄敏惠,台北历史博物馆馆长张誉腾,日盛企业集团总裁陈国和等台湾各届360多人出席“纪念音乐会”。时任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梅中华率团,时任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范明荣、市台办主任胡国君及副主任徐浈,时任丁蜀镇党委副书记周泉荣,身为市陶协会长的笔者,以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鲍志强、周桂珍、顾绍培,宜兴紫砂工艺厂厂长徐建荣,高级工艺师范荣仙,阳羡茗陶苑总经理李爱林,顾老家属吴菊芳、顾心瑜等赴台参加了纪念活动。市作协主席徐风还带着他的大作《布衣壶宗——顾景舟传》,在音乐会开始之前为大家签名赠书,求书者排起的队伍像长龙一般。这既是台湾各界人士对顾老的敬重,也是对宜兴紫砂的一片深情厚谊。其间,代表团还去佛光山拜会了星云大师。黄正雄先生、黄健亮夫妇、侯隆兴先生为这次“百年景舟纪念音乐会”的举办,也倾注了大量心血,对代表团的盛情接待,让人难以忘怀。

台湾宜兴紫砂壶

2017年3月,应台湾桃园的朋友之邀,我和鲍志强大师、徐建荣厂长等,随紫砂艺人曹安祥,将一套精致的紫砂香炉,专程送到龙德宫,并观看了妈祖巡游活动。
鉴于宜兴紫砂与台湾的几十年交往从未中断,台湾各界对紫砂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黄正雄先生一直提议我们要把宜兴和台湾的紫砂文化交流工作坚持不懈地做下去。2016年经上级台办批准,宜兴已成为海峡两岸交流中心。宜兴稍有名气的制壶人,都有一些台湾的朋友在持续交往。季益顺大师还接收了台湾青年林灿煌为徒弟,后者像模像样地在宜兴做茶壶,并娶了宜兴姑娘为妻。而台湾的李尉文、吕一让已在丁蜀镇创办了紫砂生产基地,把他们的理念、对宜兴紫砂的一片深情,化作实际行动,为宜兴紫砂的传承、创新作着贡献。台湾的老朋友黄健亮、黄怡嘉、宋信德、侯隆兴、施教涤还时不时来宜兴走走看看,为宜兴紫砂的两岸交流而乐此不疲。
随着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海峡两岸的定位越来越清晰,盼望统一的呼声也越来越高。宜兴紫砂作为两岸交流的文化使者,将继续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而这一作用将日见明显。

九香紫砂:全手工紫砂壶 » 史俊棠回忆录 海峡两岸的紫砂情

紫砂交流 九香紫砂微信392503348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分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目前还没有评分)
Loading...

评论 0